總覽

小說

7468 篇小說

4 1 天 前

“我不答应!”莫念慈慌张地自椅子站起,惊愕地说道。“你有选择的余地吗?”她大嫂吴明珠冷冷的说道。“我不嫁,说什么找也不嫁!”莫念慈坚持地说。“于员外都已经六十多岁了,而我……不,我绝不答应。”她绕着桌子踱步,一脸的坚决。“你也快二十了,还不嫁人难道要你哥养你一辈子吗?”吴明珠敛眉怒目,看得莫念慈心惊胆战。“我……我不会拖累大哥的。”莫念慈勉强反驳道。“你还不知道你已经拖累我们了吗?”“我没有。”莫念慈急忙辩道。事实上,这个家除了大哥种田所得的微薄报酬,其余的开销都是她替人做针线活儿,以此来换取些微的温饱。只是大嫂这两年来又陆续生了两个娃儿,一个又一个的娃儿,已经把这个家给拖垮了,任她做再多,说不够一家的开销。没想到,现在大嫂居然把脑筋动到她身上,还说是她拖累了这个家?“念慈,你都快二十了。”吴明珠软下了口气。“我们女孩子大都在及绊后就出嫁了,而你拖到现在还没嫁出去,再拖下去要嫁就难了。我也是为你好啊,难得有人来提亲,你就答应了吧。”其实也不是没人来提亲,莫念慈在县内可是远近驰名的大美人,只是家世太差了些,家中贫穷到无立锥之地,连田都是向别人租来的,一些有钱人家是不可能娶她当正室的。当然,如果对方有钱,吴明珠也不介意让莫念慈当人家的续弦,只是让她满意的对象一直没出现,每次来提亲的都是和他们一样穷的年轻小伙子,真是气煞人也。莫念慈的婚事,也就这样一年一年耽搁了下来。不过,这一次就不一样了,吴明珠对这于员外可满意极了。这于员外名唤于太任,是去年才搬来县内的。一搬来就大手笔地买下了县内大半的土地,连他们现在耕种的土地都是于员外租给他们的。现在于员外看上了莫念慈,那不就表示他们家要开始走运了吗?“大嫂,我可以一辈子不嫁。”莫念慈哀求着。“以后我也会更认真工作,绝不会拖累大家的。”“你再怎么工作,能赚得了五百两白银吗?”“五百两?”莫念慈惊呼出声。即使她一辈子不眠不休地努力工作,也赚不了这么多。

6 1 天 前

葛长老笑道:“岳不群年纪已经不小,他老婆居然还是这般年轻貌美。”杜长老笑道:“相貌自然不错,年轻却不见得了。我瞧早四十出头了。葛兄若是有兴,待拿住了岳不群,禀明教主,便要了这婆娘如何?”葛长老道:“要了这婆娘,那可不敢,拿来玩玩,倒是不妨。”令狐冲大怒,心道:“无耻狗贼,胆敢辱我师娘,待会一个个教你们不得好死。”听葛长老笑得甚是猥亵,忍不住探头张望,只见这葛长老伸出手来,在岳夫人脸颊上拧了一把。岳夫人被点要穴,无法反抗,一声也不能出。魔教众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杜长老笑道:“葛兄这般猴急,你有没胆子就在这里玩了这个婆娘?”令狐冲怒不可遏,心想这姓葛的倘真对师娘无礼,尽管自己手中无剑,也要和这些魔教奸人拼个死活。此时只听葛长老一阵淫笑道:“杜兄可是当真要小弟献丑?”杜长老嘿嘿一笑捉狎道:“葛兄又何必客气,谁人不知你是色中饿鬼?你就一展长才让大伙开开眼界吧!”语毕魔教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葛长老受激之下,不禁色胆横生,他大步向前来到岳夫人身前,三把两把便将岳夫人剥了个精光,众人眼前一亮,顿时鸦雀无声;就连葛长老也为眼前艳色所迷而愣在当场。原来岳夫人虽已年过四十,但因自幼习武内功高强,面貌与周身肌肤丝毫未随岁月衰老,反而益发娇滑柔嫩。只见岳夫人赤裸的胴体在日光照耀下,是那么的嫩白光滑;丰满的双乳充满弹性高高耸立,樱桃般的乳头颤巍巍的随着呼吸抖动;圆润修长的双腿美好匀称,呈大字形展开,腿根尽处一丛柔顺的阴毛,俯盖着如水蜜桃般饱满成熟的阴户,整个身体曲线是那么的玲珑婀娜,那么的诱惑迷人。此时葛长老已按捺不住,他飞快的除去衣裤跪在岳夫人的双腿之间,众人不觉又是一惊。原来葛长老身形猥琐又瘦又干,但胯下之物却完全不成比例的又粗又长,并且周边长满疙瘩,简直就是一个大号的玉米棒!岳夫人身不能动,神智却清醒,又羞又气之下全身血液加速运行,雪白的肌肤泛起一阵潮红,反而更形诱人。葛长老见岳夫人杏目圆睁粉脸通红,不禁得意万分,他伸出双手揉搓岳夫人丰满的乳房,触手之下嫩滑无比且充满弹性,饶是他色中饿鬼摧花无数,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万中选一的极品。一旁的令狐冲早已无法忍耐,只是苦于体内真气不受驾驭,无法挺身而出,此刻见师娘受辱,义愤填膺之下,突觉一股真气冲上脑门,一时之间身驱已可行动,当下大喝一声冲了出来。但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敌人,不到两个回合,他体内真气又乱成一团,魔教

13 1 天 前

大丑住了半个多月院,把他闷坏了。半个月中,老周头和下棋的老头们常来看他,都说了不少吉利话。众女象走马灯般地陪他。为他着想,她们还专门雇个男人照顾他。主要是服伺他大小便的。众女虽与他关系不凡,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谁都不好意思表现出来。毕竟不是自己老公。总有些顾虑的。住上半个月,大丑能下地走动了。尽管只是拄拐蹒跚的走,比起缠绵病榻,天天望棚,毕竟是两个世界。打开窗户,让风吹过来,大丑精神一振,象小鸟出笼般的欣喜,欢悦。想到这些日子,如同恶梦一样。他摸摸被打之处,凶手的阴影便袭上心头。他冥思苦想,想了好久,始终想不起那个人到底是谁。自己长这么大,好象没得罪过谁。多大的仇恨,要用棒子解决。如果这回自己真的没命了,不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幸好自己命硬,经得住严峻的考验。终于医院允许大丑回家了。大丑兴高采烈,兴奋地叫出声来。出院那天,众女都到了。那个院长专门来送他,态度极为友好。大丑自然知道他是冲倩辉的面子。这次的医药费自然不低,在院长的特批下,少花不少钱。大丑不想让别人掏钱,自己又不是没钱。然而身不由己,躺在床上,怎么去取钱呢?找个人帮忙吧,找谁呢。钱财这东西,还是少找人的好。再说,他还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老底。在这种情况下,由水华与倩辉掏了绝大部分,余下由别人分摊。大丑很不舒服,如坐针毡。一再表示,出院后,要挨家还钱。众女听了,只是笑笑。她们根本没有让还钱的意思。更有人想,你一个小白人,赚钱有限,暂时你是还不起的。回到家,万事如意。看什么都顺眼。医院那股味,使大丑的嗅觉受到严重影响。那股味,常使大丑疑心自己变成药瓶子了。自己也在散发那股味儿。回到家,按医生吩咐,正常吃药,加科学的饮食。做饭的事,落到春涵身上。这位大美女,做饭时,手忙脚乱的,老出毛病。不是菜太咸了,就是把米煮硬了。春涵因此发窘。幸好大丑很能体谅人,从不嘲笑。还很和气地指出做饭的秘诀。在大丑的指点下,春涵学得很快。至少做出的东西能叫人安静地吃下肚子。众女隔三差五地来看他。好吃的东西络绎不绝。大丑看在眼里,甜在心里。同时,大丑也发现各人的眼神中有种怪怪的东西。像是怨恨,像是不满。这是怎么回事呢?大丑没有问。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天早上吃过饭,春涵打算出去转转。看有什么好工作或好差事适合自己干。这么大的人,总不算天天闷在家里,得出去赚钱。她担心大丑,大丑拍拍自己胸脯,安慰她说:你尽管去吧

8 1 天 前

我女朋友家和我家从小关系一直很好,也相当于是世交了,在我参加工作后又一次在火车上碰到,然后就很自然的发展到现在。她长相虽不能说是很漂亮,但是绝对的可爱。她有一头乌黑柔顺的头发,而且长的很快,所以很自然的要经常去理发店。自从她搬来和我一起住之后,由于我家比较偏远,周边理发店都是一些很小的没什么人的,她也很少去理发了。我们同居也有半年多了,昨天中午,她说她的头发实在太多了,要去理发,我说,那就去周边的理发店吧,这边也没什么大的理发店,然后她就去了。下午我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睡到5点多才醒,发现她还没回来,刚准备打电话,她就回来了,一进门就说要去洗澡,我发现她神情有点不太对,而且头发上有白白的东西,开始我以为是发胶,也没太在意。我说,等晚上洗吧,现在要做饭吃了,她强不过我,就去做饭去了。突然我发现她裙子上也有白白的东西,靠近了还有一股很浓郁的精液味道。在我的一再逼问下,她哭着说出了下午理发在理发店被人干了三个多小时,而且阴毛都被剃掉了留作纪念:她中午一点多去的理发店,发现理发店里没人,就一个理发师傅,蛮年轻,二十二三岁,长的也还可以,理发师傅问她:理发么。女友说:恩,稍微剪一下。理发师说:先洗一下吧,楼下的热水器坏了,到楼上去洗一下。女友也没在意,就跟着上去了。女友说,他洗头很舒服,边洗边给头部按摩,不知不觉中女友就睡着了。再迷迷糊糊中,女友感觉下体一阵阵的快感袭来,发现短裙被脱掉了,理发师正在她双腿间猛吸他的小豆豆,并扣他的小穴,女友急忙阻止,但是突然好想理发师找到了一个什么点,一阵猛扣,女友顿时失去力气,伴随着强烈的高潮和痉挛,女友生平第一次尝试到了潮喷,女友后来说真的好爽,前所未有的高潮,淫水不停的往外喷,喷完后,女友摊在了洗头的那个躺椅上,理发师邪邪的一笑,把自己衣服全脱了,还把女友身上的衣服拔了个精光。女友想反抗,但是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在那个洗发的躺椅上,理发师分来女友双腿,慢慢插了进去。不得不说,理发师是个老手,插进去还没几下,女友就感觉一阵一阵快感袭来,理发师的JJ比较长,而且JJ顶上有突起(应该是入珠),一直顶在子宫颈上,女友还沉浸在刚才潮喷的余韵中,被一阵猛顶,顿时感觉一阵眩晕,没多久又高潮了。理发师把女友翻过来,理发师在下,女友在上,女友没力气,只能被迫的女上位吞进了理发师的JJ,刚插进去,理发师又一阵猛顶,女友后

5 1 天 前

我在一个三叉路口下了公共汽车,面前是一条崎岖不平的乡间土路,路面坑坑洼洼,比公共汽车走的沙石路还要糟糕,基本上看不到现代交通工具走过的痕迹。远处大约三四里路的地方,就是我此次避难的目的地——土岭村,我已经坐了两天的火车和三个小时的公共汽车。现在,我的身体几乎散了架,但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只好迈步向这个在我看来几乎与世隔绝的山村走去,同时,我的心里一阵茫然……就在几天前,父亲突然对我说,贵宾啊,看来你还是到外地躲一段日子吧,现在的风太紧,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保住你,还是先做打算为好。我听了父亲的话,心里咯?一下,以父亲现在的位置竟说出这样的话,事情要比预想的严重多了。其实父亲也不知道我弄了到底有多少钱,他对我告诉他的200万的数目已经吓坏了,而实际上是这个数目的十几倍,但我不敢告诉父亲. 这些要是都被查出来的话,我的脑袋不知道要掉几次了。不过检查机关并不知道有这么多,在我退回几十万之后,已经转移到怎么处理我的问题上了。本以为依靠着父亲,还可以留在这个肥缺上,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最后,我只好按父亲的意思来到这个离家1000多公里的偏僻农村暂避一时,父亲之所以叫我到这里,因为这里是父亲的老家,父亲兄弟姐妹6个,除了父亲都住在这里,父亲希望有亲戚在我身边,使我能安心呆下,免得再生什么变故,而且这里偏远落后,很少会有人认为我会跑到这种地方。走了几分钟,离村子只有一二里路了。偶尔有人从身边走过,都大胆的像看稀有动物一样的看着我。我也没心情理会他们,埋头走路。其实土岭村是由三个村子组成,现在看到的是前村,在往里走几里路是后村,在前村的西面的就叫西村,这前村有土岭村的村委会,我的三叔是这里的支书,已经有8年了。听父亲说,三叔的日子过的要比其他的叔伯姑姑等好一些,让我住在他家。我虽然上次来这里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不过我还是能记得这里的许多东西,远远的看去,我发现土岭村好像在这十年里就没什么变化,就是人都变了模样。到了村口,我向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打听三叔的家。男人一看我是城里人的打扮,而且是找村支书,立刻显得谦恭起来。就在村部的后头,那有几家是砖瓦房的,红大门红砖院套的就是村支书家。男人说完热切的看着我,并表示要是我找不到的话可以领我去,我赶忙说不用了,并表示感谢,然后向男人指的方向

10 1 天 前

和妈妈我的父亲是一个勤奋的工人,习惯了长期在烈日暴晒下工作,皮肤黝黑,样貌粗犷。在单位他是工作的模范,但在家里却时常酗酒,脾气时会变得很坏。一喝醉他就会莫名的发火,不仅仅是冲着我们,而且是冲着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大打出手。最终,父亲热此付出了代价,由于一次酒后恶意伤人被判入狱两年。临走前他握住我的手希嘘的说,现在是我是这个家的主人了,我要负起照顾妈妈和弟妹的责任了。我不顾妈妈的反对,放弃了学业,也进了厂子里当起了杂工,由于杂工必须连班倒,一周里我总有四五天要住厂里,但这样子能多赚些钱。家里实在太穷了,还要供弟妹上学,我拿的这些薪水只刚够抵家用的。所以我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也不交女朋友,能回家的日子总是早早的回家,然后帮妈妈做这做那,妈妈是个很柔弱的小女人,以前弟妹中她就最疼我,现在就几乎把我变成她的依赖。日子很快过了半年虽很艰辛,却充满温暖,对我来说回家的感觉真好,教育弟妹规划家里的用度,慢慢的我觉得我和妈妈就象两夫妻,在一起努力的维持着家计,满带温情。我对家越来越依恋,对妈妈也越来越依恋,我也感受到妈妈对我也越来越亲热。记得那是父亲入狱的第七个月,设备大修停工一周,那晚妈妈看我总无聊呆坐,就心疼的提议和我打牌,“好啊”我高兴的站起来准备去拿牌,忽然瞥见妈妈的领口半敞,她那对坚挺的丰满的乳房欲蹦欲出几乎全裸着,我的脸忽的涨的通红感觉从没有的燥热,妈妈顺着我的眼光也瞬的明白过来,脸上一片糙红着掩住衣襟,房间里顿时弥漫起一种令人紧张躁热的气氛。拿牌的时候我和妈妈的的手不小心碰到一块,我和妈妈的身体都像触电似的颤抖,隐约间妈妈胸前的乳房颤巍巍的十分诱人。于是我的手总是不经意的碰向妈妈,我的体温迅速臌升。牌几乎是乱打的,我出错了好多,妈妈也出错了好多,弟弟妹妹只喊没劲,到了十点多,都要去睡了,妈妈开始忙里忙外的帮着他们收拾,我则呆呆的坐着不停的理牌。终于看着妈妈停下来了。“妈妈,我们……再打两付吧”我鼓足了十万分的勇气,“好啊”妈妈的脸始终泛着红潮不敢正视,“两人打啥?”“双……双人桥吧”我几乎快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心里紧张万分,眼角瞥见妈妈早已双颊红“随……随你”妈妈也声如蚊蚁。我们这,双人桥是穷人的牌,输了不输钱一件件脱衣,谁脱完了谁输,所以又叫蜜月桥,说新婚夫妇或恋人打这牌是性交前戏的一部分。我感到说不出的温暖,妈妈答应了,我的阴睫涨膨膨

2 1 天 前

武汉的2月还是有点冷,冷的我失去了去武大观看樱花的欲望,只是想在酒店里享受暖气和上网。下午,吃完饭之后就开始上网聊天,天南地北,什么都聊,结果和一个在武汉无聊的小女孩聊的火热。她家是武汉边上的小城市,18岁,来武汉打工,交了一个男朋友,结果现在和男朋友分手,而且正好失业,于是就无聊来上网聊天。她和她妹妹住在一起,但是因为失恋了,有两天没有回去了,一直在网吧上网聊天,连澡都没有洗,几天都是在网吧里吃方便面。于是到了差不多晚饭的时候,我就邀请她过来一起吃饭,然后可以在我这里冲凉,要不多不舒服呀。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怕自己来了我这里会做出错事来。我说:只要你愿意做的,就不是错事;如果是自己认为的错事,那就不会做?她终于答应过来了。半个小时之后,她过来了,给我电话,我就下楼去接他,看到一个害羞的女孩在酒店大堂的角落,眼睛不断偷偷看从电梯下来的男人。我第一反应这个女孩就是她了,于是拨通了她的电话,见到她手机响了,就微笑着径直走了过去。“我一看就知道是你。”我说。她1米6左右的身高,眼睛大大的,短发,染了一点点黄,脸蛋圆圆的,不施粉黛,很可爱。由于穿的是厚厚的中衣,所以看不出身材来,但是胸前还是有点隆隆的感觉。“我也认出你来了,比你自己形容的要帅很多。还留点胡子,很酷嘛!”她说着,我就拉着她的手向餐厅走出。我们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她比我能吃,也因是饿的原故。“我是不是吃的很难看。”她边问边吃,不时看着我一会。“呵呵,不会,喜欢你这个样子,很可爱。有点黄蓉的感觉。呵呵”“你可真会说话。直接说我是乞丐算了。”她很能吃辣,脸蛋也红扑扑起来,比刚刚更可爱了。我都想用手捏捏她的脸蛋,甚至想到把她衣服拔下来的情景,所以一下忍不住笑了。“你笑什么?”“看到你红扑扑的脸蛋,像小孩子一样,忍不住有捏一下的冲动。所以就笑了。”“你敢,这里可是公共场合,你捏我脸蛋可是算非礼。就算我不大叫,别人看见了也要报警的,说你欺负小女孩。”她用奸笑着说,眼睛勾

4 1 天 前

夜半那天下午上完课,我经过一个僻静的楼梯口时,发现盈慧一个人在那偷偷地啜泣。盈慧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个文静乖巧的女孩,我跟她虽然不是很熟,但仍不忍心看她独自伤心难过,于是我上前去搂着她的肩膀,轻声地问她发生了什么事。盈慧沉默了几分钟,才缓缓拭去泪水,将她与男友分手的事向我倾诉。我安慰着她,使她的心情渐渐平复。“娟娟,陪我去逛逛街好吗?”盈慧茫然地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向我提出一个小小的要求,我当然爽快地答应了。之后我们就到东区去逛街。随着时间的飞逝,盈慧慢慢地忘掉那不开心的事情。我们各自买了一些衣服,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我发现盈慧买的衣服都是属于比较能展现自己身材的类型,和她以前的穿着风格完全不同,在我的印象中,盈慧不是穿着朴素的套装,就是穿着比较中性的T恤牛仔裤,而她今天下午所买的衣物,不是紧身细肩带或露背,就是超短的迷你裙或几乎露出臀部的短裤。最后她干脆在更衣室换上新买的衣服–粉红色的紧身T恤和白色的超短窄裙。哇……我真不敢相信在眼前的这个小辣妹是那个刚被男友抛弃的同学!“看不出你的身材还真是玲珑有致啊!”我可不是在恭维她,盈慧的身材确实相当“有料”,尤其是她胸前的那一对乳房,至少比我的大4吋,不过大是很大,就是不够挺,这点我娟娟可是扳回一城。我建议她去买调整型胸罩,这样可以使她更具吸引力,于是我们便到一家内衣专柜去购买有托高集中、制造乳沟功能的胸罩。在盈慧挑选内衣的时候,我发现她竟然穿E罩杯!看来我们班上的“波霸”非盈慧莫属了……。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盈慧说她还想和我去一个地方疯狂一下,我不置可否,她就当作我同意,拉我一起上计程车,到台北一家知名的DiscoPub去。一进到里面我们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打扮入时的男男女女所淹没。盈慧这个拥有天使脸孔的巨乳小辣妹,很快就和来搭讪的陌生男子到人群中热舞去了。也许因为我的打扮太过朴素–深咖啡色的短袖紧身衬衫及贴身长裙,才暂时没被人发现我的美貌。不过这样也不错,逛街逛了那么久,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我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座位坐了下来,再次向舞池望去时,已经看不到盈慧的身影了。“这小妮子到哪里去了?”我喃喃自语,丝毫没注意到一个黝黑的男子向我走来。“嘿!怎么会有人让一位绝色美女孤单地坐在这儿呢?”我对他的称赞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你好,我叫小高。”“我叫娟娟。”

6 1 天 前

我是1名刚升高2的学生,在中专职校读书,在高1是的班主任因为家庭问题离开了学校听说本学期就会有1名新的班主任来.我和其他男同学都抱着期待的心情~因为据说是位23岁左右的女教师.今天是返校日我和以前一样依然做着XX路公车准备来学校,在公车里本应该宽敞的车里却意外的拥挤,突然1个突如奇来的急刹车弄的车里顿时乱七八糟,怨声4起,我虽然很稳的站着但却发现怀里多了1位年轻的女人,她1头哉在我的怀里,我奇怪的往下看了看,我眼睛里的那位女人有着1头乌黑飘逸的长发,鹅蛋脸的脸型大大的眼睛前戴着1副眼睛,中等高度的鼻子不大不小的嘴巴~脸上泛起了一片红,我在往下看~她穿着1件外套里面是1件短袖T絮衫,蓝色的牛仔裤,1双普通的短短的丝袜还有1双普通的鞋.她突然抬头看看我~我对她笑笑,她的脸更红了,我突然发现好像她的眼镜掉在了我的身上我拿起来准备给她时发觉她没戴眼睛的感觉更美了~我在给她眼镜时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这时我发现他的胸部既高挺有不小感觉有35C左右,她意识到这时迅速的把眼镜拿了回去说了声谢谢就匆忙往车的后门走去了,这时听到了车里发出XX路站到了请准备下车,我意识到了我的站到了,于是我便匆忙的下车,下车后我看见前面那位倒在我怀里的女人也在这站下车并向周围的人问XX中等职业学校应该往哪走,我看她问了也摸不着头脑便上前去对她说:你要去的地方我认识不介意的话就跟我走吧,她对我说了句谢谢便跟着我走了,路上我问她:你去那是干嘛~她说去工作我惊讶的看了看她对她说:小姐你该不会是去那教书的吧?是不是教高2的?她惊讶的点点头,我说:我是那学校的学生正好刚要升高2~她笑了笑说:那你以后要叫我老师了~对了你们那的学生难不难教?我回答说:还行只要你是班主任基本没什么同学会难对付~因为班主任不好惹.她笑了笑对我说: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我苦笑了下问:你不会是来做班主任的吧?而且是教X班的?她惊讶的看看我说:是阿我就是那X班的新班主任.我心里又哭又笑.脸上苦笑着说:我就是那班的~请老师以后多多关照~请问老师叫什么?她甜美的笑了下对我说:恩只要你乖我肯定多多关照你~我姓钱~你以后就叫我钱老师好了~~就这样我们1路聊1路走的到了学校~进了学校钱老师不在笑了~而是带着紧张和严肃的表情~我在边上安慰她说:老师你放心我们班肯定会乖乖的听你的话的因为像你这样的美女老

5 1 天 前

我留意了这位小妹妹很久了。自从那次轻铁刚巧的碰到她放学,我已经给她清纯的美貌完全吸引着。她的样子真的好靓,五官生得十分标致,眼大大,鼻高高,只是不够高,得五尺一、二,不过细细粒,容易食。身材算好不错,对波有32吋上下,睇落几弹手,应该几好玩。以她那样的高质素,正路少少都肯定沟死仔啦!她都无例外,我见到至少有四、五个着住于她一间学校的男孩一路都在她四周转。她也好似好姣很骚的,一路不断骄嗲他们,电到男孩们晕大浪。那么骚,好大可能已经不是“处”?!不过无所谓,她这样的靓女,不是“处”都照上!于是我静静地跟着她返家。她住在屯门一个私人屋苑,那里保安好像好严密的,座座大堂都有保安员把守,不过那么多人出入,不用两分钟,我已经偷看得那个大门密码。我等了她足足一个礼拜,终于找到机会,趁她放学回家开门那时, 跟着她入升降机,不过我早她一层已经出来。她怎么也想不到我行后楼梯竟然还快过她,她出升降机时我已经在大厦防烟门外面等着。我一见她开了家门,即刻扑出来一下箍着她的粉颈,再推她进屋。虽然用哥罗芳迷晕她会省些功夫,不过我就更爱清醒中的强奸,迷晕了好像死鱼那般,怎会有兴致呢!她正不断挣扎,为免她惊动邻居,我唯有发力先箍晕她,然后抱她进入睡房。其后我先锁上大门,又闩好房门和窗户,再拉好窗帘。跟着在她衣柜中找了两对丝袜出黎,将她双手都绑左床头。我并不想绑着她那对脚,迟些等她踢踢反抗一下才好玩的嘛。我十分平静,因为我知道有很多时间。我观察了她整个礼拜,知道她父母今早返回乡下,最快明天才返,今天家里只会得她一个独守空房。我打开学生妹妹书包找到她的学生手册,她的名字个原来叫“冯凯仪”,还有两个月先到十七岁,哈哈,是一个半熟女孩啊。我坐在她床边等苏醒,顺便近距离欣赏一下冯凯仪的花容月貌。跟着在我的背囊中拿出一部手提摄录机,装好脚架,我要拍下和她大战的珍贵纪录。当她一擘大眼就见到我正淫笑着,立刻吓到擘大口想叫出来;不过我一刀压在她的俏脸上,“靓女,想变花面猫就叫吧!”我用刀背慢慢由她的脸上拖上拖下,她吓到粒声都不敢叫出,眼泪就开始不停的流。

2 1 天 前

我叫小龙22岁,因为刚从大学毕业,社会新鲜人打算寻找个普通的工作虚度一生于是应征了网路处理相关的工作,也说是符合我的专长啦~第一天到公司就发现了她,可以说是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她叫做小甄,身材高挑,24岁,172cm,52kg,可说是冰人每人也不为过虽然一开始没什么业务上的交流,但始终幻想着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发生不一样的关系过了一个月左右,主管突然交代了一个case给她,由她主导并要我从旁协助在和她一起研究case的过程总是会隐隐约约地偷看到她露出来的事业线虽然她的罩杯只有B,但我觉得这已经足够了过了些日子,也庆幸有共同合作过这个案子,让她对我熟悉了许多渐渐地,我们在办公室热络了起来,有说有笑的说实在话,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十分好看宛如天上的天使下凡,深深的令我着迷下了班我也总是会借着机会跟她一起到附近去喝喝咖啡、聊聊是非不知怎么搞得,那天我中午一个人忙着一个专案正在办公室加班,忙得如火如荼突然肚子一阵剧痛,我拿起卫生纸飞奔到厕所去结果一开厕所的门,却发现了小甄正在厕所里用着手指自慰我顿时傻住了,但也觉得这世界真美好竟然可以让我欣赏到这么美妙的景色接着我说了声:抱歉!把门关了起来在门外发呆了5秒后,环顾四周发现,我靠!我好像跑错来到了女厕所马上夺门而出,到另一头把我未完成的屎处理掉回到座位后,

0 1 天 前

我叫小龙22岁,因为刚从大学毕业,社会新鲜人打算寻找个普通的工作虚度一生于是应征了网路处理相关的工作,也说是符合我的专长啦~第一天到公司就发现了她,可以说是被她深深的吸引了她叫做小甄,身材高挑,24岁,172cm,52kg,可说是冰人每人也不为过虽然一开始没什么业务上的交流,但始终幻想着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会发生不一样的关系过了一个月左右,主管突然交代了一个case给她,由她主导并要我从旁协助在和她一起研究case的过程总是会隐隐约约地偷看到她露出来的事业线虽然她的罩杯只有B,但我觉得这已经足够了过了些日子,也庆幸有共同合作过这个案子,让她对我熟悉了许多渐渐地,我们在办公室热络了起来,有说有笑的说实在话,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十分好看宛如天上的天使下凡,深深的令我着迷下了班我也总是会借着机会跟她一起到附近去喝喝咖啡、聊聊是非不知怎么搞得,那天我中午一个人忙着一个专案正在办公室加班,忙得如火如荼突然肚子一阵剧痛,我拿起卫生纸飞奔到厕所去结果一开厕所的门,却发现了小甄正在厕所里用着手指自慰我顿时傻住了,但也觉得这世界真美好竟然可以让我欣赏到这么美妙的景色接着我说了声:抱歉!把门关了起来在门外发呆了5秒后,环顾四周发现,我靠!我好像跑错来到了女厕所马上夺门而出,到另一头把我未完成的屎处理掉回到座位后,

4 1 天 前

我今年29岁,我来叙述一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往事,那是我跟我太太(宜文)还在谈恋爱的时候的事情。宜文的妈妈(雯希)和她老公(我的丈人)相处的并不好,打从我认识宜文以来她们都是处在分居的状态。雯希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虽然40几岁的年龄使她的身材有些变形,但这一切都无法遮住她那中年女人的韵味。这是发生在约3年前的事情。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五,宜文晚上自己去参加高中同学会却没跟我说。我下了班以后按照惯例到她家去找她。到了她家,我按了很久的门铃都没人应,过了约5分钟,本来想要离开,这时她家的门才打了开来,而帮我开门的是宜文的妈妈。当她开们时身上是包着浴巾的,而看得出来她是从浴室里跑出来帮我开门的。我说:“伯母你好?我来找宜文(这是我女朋友的名字)。”雯希:“她今天去参加同学会了呀,她没跟你说吗?”“喔,好吧,那我回去了,伯母再见!”“你吃饭了没有?”她问“没吃的话进来吧,反正我也是一个人。等会儿,我洗完澡随便炒几个菜一起吃吧。”“谢谢!”于是我就进了门,而雯希进了浴室继续去洗她未洗完的澡。我坐在客厅看电视,看着看着,突然有一股想要偷窥的意念。因为浴室里面一直都有水声,所以我断定她要洗完还要一段时间。于是就轻轻的跑到浴室门口,从浴室门下的通风口向里看。当我把我的头低下,并把眼睛靠近通风口的时候,我的心简直都快跳出来了。而当我看到雯希那美丽的胴体时,我才发现宜文的身材是遗传自她妈妈。但是雯希又多了一些宜文所没有的气质。我看的目瞪口呆,而我的弟弟也很自然的涨了起来。不一会儿,我发现她已经快洗好了,于是我又赶紧回到客厅的沙发上装做若无其事的看电视。但是我那肿胀的弟弟依旧没有消下去,而且因为分泌物的关系,也把我的裤子弄湿了一块,让我觉得非常不自在。过了约莫半小时的时间,雯希炒好了三道菜,于是我们就上了饭桌开始了晚餐。雯希洗完澡以后穿的是一件白色T-shirt,和一件长裙。因为没有待胸罩所以依稀可以透过T-shirt看到她那两粒黑黑的乳头。我边吃饭边偷看她的乳头,而我的弟弟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便应变大了。宜文她家有吃饭的

0 1 天 前

 丁雪倩,今年21岁,是一家医院的小护士。真是人如其名,175的身高,雪白的肌肤,丰腴的小臀,特别是她那双修长纤细的美腿和那一对令男人心动的大奶子,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联想万千。  丁雪倩的父亲丁思宇,是一家公司的老板,前几天出发在外,今天晚上就要回来了。雪倩兴奋得告诉他。丁思宇是个作业工人,长年在野外工作,今天雪倩特别兴奋。下午很早就从医院请了假,回到家后迅速地打扮了一帆,红色的连衣裙,丰满的大腿就像出水芙蓉似的从裙子里伸出来,粉色的罗袜,红色的小皮靴,雪白的脖子上还带了一个丝巾,是那种让男人见了都心动的淑女装。  这天丁思宇早早地定了飞机票,心急火燎地往家里赶,人们都很奇怪,才出来这么几天,也用不着想家想成这样。其实丁思宇确实有一件事令他牵挂,那就是他那美丽的乖乖女丁雪倩。  近家心切,她还没掏出钥匙,心里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了。门后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他早知道这将近有六年了,他每次每次出发回来都回令他激动不已。  一打开门,就看见那双饥渴的充满温情脉脉的眼,盯着她大概已有十七年了吧。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再也离不开她那双眼了。  他定了定神,回手关上了门。一转身,丁雪倩的整个人已被拥入自己那个宽阔的胸怀之中。深吻时,他感觉得到对方的期盼如他的呼吸一般地急促。两人一言不发的进了她的房间。  窗帘已被拉好,床也铺好了新的床单。  他回眸一笑,放下公文包就开始去解她的钮扣。并在雪倩的脸蛋上狂吻起来,雪倩起初一惊但并没有反抗,反而用小嘴主动迎了上去,丁思宇用力润吸着女儿的小嘴似乎想把它吃了似得,甚至发出啧啧啧的响声,两人就像是初恋的情侣那样忘情。  雪倩主动地抓住父亲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奶子上,丁思宇也隔着衣服用力的搓着女儿的奶子,可只一会丁思宇突然放开了女儿,

2 1 天 前

有个认识了2,3个月的男性朋友,30多岁了。交往的过程中也做过几次,彼此印象都还不错,但是经过这件事后来就联系不上了。我个人觉得我是个性欲比较强的女人,所以平时的打扮也是走成熟路线,基本上穿的最多的就是丝袜高跟鞋和超短裙,我也喜欢穿丝袜的感觉,滑滑的,特别是逛街的时候看到有的人那喷火的眼神我就会特满足。男朋友也是很喜欢我穿成那样让他搞,不知道是不是很多男人都喜欢女人穿丝袜。后来有一天,他约我逛街,还跟我买了好多丝袜和丁字裤,说回家要让我爽到天上,那天也很开心,一路上被他言语挑逗下就想马上回家疯狂的做爱。可吃过晚饭后他却说带我去KTV唱歌,说好多朋友在,推不开,随便去玩下就回家。后来才知道他是早有预谋。到了那家KTV门口我发现那里灯红酒绿的,后来才知道那是夜总会。进去后发现里面的女的个个都是穿着暴露的,后来知道那是小姐,我还奇怪怎么来这里玩。去到包房后他有2个朋友在里面,每个都搂着一个打扮的很妖艳的女人,那些女人的裙子比我的短多了,只盖住屁股,坐下的时候,内裤都看得见。刚进去我很不习惯,然后他朋友敬了我几杯酒,我们就开始玩骰子。那天我老输,喝了很多酒,我还以为是自己运气差,后来回想起来才觉得肯定是他们联合起来灌我酒。酒喝多以后,人就放松了,话题也开始多起来了,大家就边玩边聊,什么都吹,还开了很多黄色玩笑,那些小姐也真放得开,被他的朋友摸来揉去的。那么多人在,我男朋友摸我下大腿我都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后来他就跟他朋友吹今天逛街帮我买了好多丝袜和丁字裤,还说我喜欢穿,当时把我脸都羞红了。他朋友就开始起哄,叫我穿下给大家看看,那些小姐也在拍手说如果我不穿她们就要帮我穿了。我当时坚决不同意,他们也就没说什么了,后来又玩了一会,他的朋友们就把那些小姐带到隔壁的套间去了,然后就传来了叫床的呻吟。听的我耳根发热,我男友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的,刚开始我不让,说回家再搞嘛,但他不依,开始吻我,然后手就伸进我衣服里捏我的乳房,本来白天就被他逗得想要了,现在被捏几下后就放弃反抗了,最要命的是他居然把手伸到我内裤里用巴掌绕圆圈那揉我的阴唇,把我摸得湿漉漉的。一开始我还忍住不出声,后来他突然就把指头插进去,来回的抽插起来,我再也忍不住了,开始小声的哼起来。

4 1 天 前

这天早上无事,上网瞧瞧,忘了是上到那个网站,遇到一位叫VIVI的女孩子,我本来想问她身高体重,没想到她先问起我了,当我回答181Cm/75Kg之时,她也立即回答说她身高167Cm/50Kg。我说:你身材很棒嘛!她说:彼此彼此!可能她感觉身高与我很相配,就跟我聊了起来,她说她刚上完大夜班下班,我问她是什么职业,她说在XX医院当护士,那是台北一家很有名的贵族医院,听说医院中的护士有不少美女,我不由更起劲的与她聊了起来,由于她很少上网,打字打得慢,跟不上我的打字速度,她不太好意思,我们又聊得很投机,她就建议我们用电话聊天,此话正中我下怀,于是我立即拨了电话给她。我:喂~!她:咦?你声音蛮好听的嘛!我:你的声音也不错!她:呵呵~你是我三个通电话的网友,声音最好听的一个!我:谢谢!你见过网友吗?她:见过一个!我:感觉如何?她:不好!我:为什么?她:他长得比我还矮,而且胖胖的,看起来还有点…脏!还不识相的想跟我…跟我……我:想跟你怎么样?她:想…想上我啦…你怎么这么爱问嘛?我:我是好奇上网的,本来就爱问东问西!她笑了起来,声音蛮好听的,我们一聊就聊了快两个小时,她说她是单眼皮,瓜子脸,因为她腿很不错,所以她平常都爱穿迷你裙。我一听腿不错,兴趣就来了,就约她见面。她迟疑了一下:怎么又约见面……我说:没关系,我们约在你宿舍附近,你看到我不满意,别出现就好了!她想了一下:刚下大夜班,本来很困,跟你一聊,瞌睡虫都被赶跑了,好吧!见就见,不过你说的哟~如果见面不满意,我可以不出现的哟!

10 2 天 前

自从郭靖将杨过带回了襄阳城照顾之后,黄蓉和郭芙的生活就起了很大的变化,塬本郭靖就为了和金人对战的事,忙得没天没日的,黄蓉和郭芙一天根本难得和他见得一面,虽然黄蓉身为丐帮帮主,但迫于身为女人,怕在于带领丐帮弟子对抗金兵难以令众人信服,所以早已煺居幕后,一切都由鲁长老主持,故可说是无事一身轻,成日无所事是。而郭芙塬本也有大小武塬本平时常陪她游玩,现在也投身战场,整个襄阳城可说处于战备的状态,而黄蓉母女身份特殊,众人当然不敢让母女两人处身涉险。郭芙尚是黄花大闺女,还感受到不到孤身单人的寂寞之苦,而黄蓉正值虎狼之年,让她整日独守空闺,日子之难熬可想而知,身为一帮之主,其言行举止更在众人的检视之下,故这些日子以来,她可说是守活寡太久了。而杨过的到来,却让黄蓉母女两人的日子,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为故人之友,对于其遗孤杨过的照顾,郭靖当然是义不容辞,但是他本身公事繁忙,根本无暇分心看顾杨过,这个重大的责任自然交由身为妻子的黄蓉,而黄蓉本身自然不会推辞,加上和女儿平时皆无事可做,如今有人陪她们母女两人,当然十分愿意,所以黄蓉就带着这一对怨家头,除了教他们武功之外,也带他们两人四处游山玩水。但命运总在冥冥之中有所安排,杨过和郭芙虽然年龄相近,但八字却总是不合,两人常常吵架,而郭芙又是贵家子女个性,加上黄蓉时时护着杨过,所以郭芙常生闷气不理杨过,而杨过也乐得清静,几乎整日腻着黄蓉身上,要黄蓉教他武功,陪他游玩,而黄蓉因丈夫几乎不在身边,如今有个几乎跟大人一般的小男人陪她,好像又回到少女时代一般,心情也好了起来,更乐和杨过亲密相处,加上杨过是丈夫好友的儿子,众人当然也不会有所闲言闲语,反而鼓励这位早己不被重视的帮主,早日培养一位继任帮主,在天时地和人和之下,这一对相差十余岁几乎可以母子相称的男女,就此发生了不伦之恋了。这日黄蓉又带杨过到城外一处隐密无人的山中小溪边练功,杨过光着上身,只身穿短裤,露出一身精壮结实的男性健美身材,而黄蓉一身粉红色紧身劲装,半透明的短袖上衣,内白色肚兜紧贴着饱满的双峰,下着淡红色的小裘裤,裹着浑圆高挺的丰臀,在烈日阳光照射之下,几乎全身赤裸,看得杨过是心不在焉。今日黄蓉续继教杨过降龙十八掌,杨过的资资过人,只不过半月光景,就已有八成火候,加上幼时根基打得好,如今两人对打,黄蓉己有点招架不住,强劲的真气不断的在四处压迫着她,沉重

8 2 天 前

杨过全以为日后美事连连,岂料两年过去,他的种种妙法无一有用。原来,小龙女将他关在一间大屋子里,在外面给他讲一些精法妙意,传他武功,他也是干急没用。从那日起,小龙女将古墓派的内功心法,拳法掌法,兵刃暗器,一项项的传授。如此一来,杨过已尽得所传,进境奇速,只功力尚浅而已。小龙女年纪渐长,越来越是出落得清丽绝伦。但小龙女冷冰冰的性儿仍与往时无异,对他不苟言笑,神色冷漠,似没半点亲人情份。杨过深以为意,心忖:如此下去,我的小弟弟岂不是被憋坏了,我得想个法子出去。但古墓深深,不知其路通向何方,若是乱闯只有死路一条。这些日子以来,杨过虽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实际上心里着实急得要命。这一日,杨过正唉声叹气,房门忽被打开,却是小龙女俏立门外,杨过不禁大喜过望,叫道:[姑姑,可放我出去吗?]小龙女寒着脸不答,只是转头默默前行。杨过不知是福是祸,心下不安,也只好跟在后面。小龙女七拐八拐,走进了一间密室,杨过进去一看,嗬,这可真是别有洞天啊!室内暖如三春,轻纱绿毯,更妙的是还有红烛粉床,立刻禁不住叫道:[啊,姑姑,这里是你的闰房吗?]小龙女也不转身,淡淡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师父说等我十八岁时,她自会带我来,可惜,她不在了。]杨过心道:姑姑的师父到是很古怪的。定眼一瞧四周,呀的一声叫了出来,原来,墙上有许多春画,笔法流畅,栩栩如生。小龙女不悦道:[你喊什么?]杨过指着画,结结巴巴的道:[姑姑,怎么会有这些啊?]小龙女却出奇的镇定,道:[那就是本门的不世神功——玉女心经,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和我一同修炼我门的最高武学。]杨过闻听差点没乐晕过去,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来费功夫!姑姑啊,大美人,我这回要好好玩玩你了!原来,小龙女这一门,乃是走男女交欢,修习无上内力的路子。小龙女自幼在此,但却全然不知,只是师父临死时,令她十六岁时寻一男子,十八岁入春梦阁,便长辞人间。这才有小龙女东海驱鳄,救下黄蓉一干人等。杨过见小龙女眼中含着眼泪,轻咬着嘴唇,缓缓的将一件雪白的衣裳一件件的脱下。真是我见犹怜,楚楚动人,让人都忘记了她平常是如何的冷若冰霜。雪白的外衣缓缓落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珠圆玉润的双肩,既不是瘦可见骨,也不是脂厚肉丰,就是那么恰到好处。外衣褪下之后,只剩一件雪白的亵衣,紧紧裹着小龙女凹凸有致的身段,乳尖部位尚可看见微凸的乳头。杨过的大鸡巴渐渐地硬了起来

0 2 天 前

喧鬧的都市人來人往的,我又回到了我可愛的家。這一別就是四年,看看如今這座城市確實有太大的變化,門前的樹長高了,記得我走時它剛剛種上,古老的台階有些鬆動,當年樓中的叔叔阿姨也變得蒼老了許多,哥哥姐姐也都全成家了。我向他們打招呼,他們只是點頭笑應,並沒有認出我究竟是誰,331這個門牌便是我家了……轉眼我已經回家兩天了,這天我閒著無聊便乘車去舊校玩。這裡變了,樓裝修新了,我慢慢地上了樓,細細的回味著當年的情景,那令人難忘的一幕幕不時浮現在我的眼前,讓我覺得好笑……「韓輝」誰在叫我?聲音是從樓上傳來的,我抬起頭,是個女人,好面熟啊,可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不一會兒,那女人跑到了我面前,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風衣,留著齊肩的頭髮,長相屬於中上等,眼睛大大的,只是皮膚有些黑。「我叫你,你怎麼不吭聲啊?」那女人疑惑地問。「我……你是……?」我吱吱唔唔地說。「怎麼,你連我都忘了是誰,我是王珊啊1她有些不大高興。「噢,原來是你,哎喲,你的變化可太大了。」「你不也一樣嗎1我費了好大勁才認出來。我倆席地而坐聊了起來,我問她怎麼會來這的,她說是閒著沒事來玩玩,倒和我不謀而合了。她又問我現在在哪裡發財,我說我現在在海南一家公司當按摩師,緊接著又問她,她搖搖頭說:「你比我強多了,我現在沒工作,先靠老公養著。」「啊!你都已經結婚了。」她對我笑了笑沒說什麼,我們又聊了一陣兒,王珊拉起我的手說:「走,到我家去玩吧。」「這合適嗎?你丈夫會不會……」「沒事,他那人整天不著家。」我心想:「也好,反正也沒事幹。」的士把我帶到了她家,她家挺有錢的,四室一廳,她給我拿了些飲料,我們邊喝邊聊了起來。「天氣可真熱啊1王珊說著脫去了外面的襯衣,裡邊只穿著一件白綢子的小衫,可以很清晰地看見她裡面穿的深黑色的奶罩,這時我才發現我的這位老同學的身材早已是豐

6 2 天 前

話說那是我在KTV當店長的時候,她是常來店裡消費的妹妹(在酒店當公關的)。老實說,怎麼跟她搞上的,我到現在還不清楚,合理的解釋就是——酒醉誤事。不過她也滿上道的,很清楚我們的關係只是「炮友」,既然彼此對那檔子事有共同的偏好和共識,所以彼此也樂得平和地維持著這種關係。話說當天,我們兩個都休假,又不知道要做啥,吃過晚飯後,買了兩瓶高粱和小菜,去她的租屋處(上班小姐99%都是自己租屋)……(此段略過,只是平凡的看電視、天馬行空、喝酒劃拳……)時間來到大約凌晨兩點,或許是因為那天氣氛不錯吧,彼此都有點High了,她提議玩「國王說」(一如看官們所料,兩個人到最後都已經脫得一絲不掛了),沒想到她不肯就此停住,還要繼續玩。(靠!玩就玩,藉酒壯膽,誰怕誰啊?)第一次我贏了,我叫她出去敲隔壁那間的房門。嘿嘿!(她是租「阿帕斗」的,每層樓大概有十幾間套房)第二次我又贏了,這次我叫她去敲走道最盡頭那間的房門(兩間房間大概距離15公尺)。但是第三次我輸了,沒想到,她竟然叫我去電梯門口站五分鐘!(哇靠,雖然是凌晨兩三點,該睡的都睡了,上班的也還沒下班;雖然是藉酒壯膽,不過五分種耶!)我堅持不幹,沒想到她竟然用激將法,外帶酸溜溜夾雜生氣+恐嚇的口氣,說一定要去(反正她就是要把我整回來)。唉!願賭服輸,經過一番討價還價之後,改成三十秒,我只好硬著頭皮,有點不爽的去到電梯門口,罰站。(各位看官,你們可知道那三十秒……比三十年還難熬!)三十秒到,既然站都站了,我臉上帶著一絲不悅,索性用走的回去房間(電梯到她的房間,中間還有大概六間),只見她探出頭還有上半身,好像一副她終於贏了那樣的表情笑著。不過,她也察覺到了我有點不高興的表情,等我進了房門,門都還沒關,她就撲到我身上,撒嬌的一邊說:「不要生氣啦!」然後一手勾住我的脖子,另一隻手+嘴唇+舌頭+兩個奶子+大腿……就這樣的整個貼在我的身上磨蹭。(她奶奶的,她似乎使出渾身解數般的極盡煽情挑逗之能事,就是要我不要生氣。)喔!穴!這個時候誰還會有火?誰還生氣得了?當下全世界,可能只剩下我兄弟氣得青筋爆現而已。當然,她不會不顧我兄弟的,只見她慢慢往下跪著,屁股坐在腳跟上,然後……然後她竟然用電視廣告上媽媽在跟小孩子玩的那種說話口氣對著我兄弟說:「抵敵啊,我跟你說喔!你要乖,不要像葛格那樣不乖,這樣我才會愛你。」說完冷不防就輕舔了